用户 密码 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各地 >

崔永元:人民不是让我们来说好话的 要勇敢发问

2013-03-07  来 源:未知 编 辑:admin

自己说得太多了?我还觉得自己说的太少了呢。人民让我们到这儿来,不是让我们只说好话来的,是让我们来反映问题的,他曾说自己是为“实话实说”而生的,他也曾自掏腰包请农民工吃饭。他是荧屏上的名嘴,也是敢于“放炮”的政协委员他就是被戏称为“略显忧郁”的“小崔”。

昨天政协分组讨论会散场后,本报记者在走廊里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说了不少老百姓特别关注的那些“事儿”。

说“发声”

“我觉得自己还说少了”

《广州日报》:说句题外话,您会不会有时候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

崔永元:多?我还觉得自己说的太少了呢。人民让我们到这儿来,不是让我们只说好话来的,是让我们来反映问题的。人家叫你一声“崔委员”,那就不再是叫你“小崔”那样随意了,“崔委员”这三个字里,浸透着老百姓对你的托付和期待。

只要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国家进步、人民幸福,那就勇敢地把问题提出来,把老百姓的心声说出来。作为代表或委员,需要这份坦诚和担当。

说“自由迁徙”:

城市须有成熟的配套

《广州日报》:在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加入了“自由迁徙”的说法。有人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自由迁徙”,可能是现有户籍制度大改革的前奏。

崔永元:“自由迁徙”不是让你随便动,那就成“到处流浪”了,它的前提是人有充足的食物、丰富的资源、温馨的住房,子女能受到同等的教育,以及各地的医保水平基本相同。在现阶段,经济发展的水平和社会文化等各方面因素决定了目前的户籍制度还是有其存在的价值。如果能够实现人员的有序流动,是好事。但要完全改革户籍制度,必须考虑城市的承载力。

《广州日报》:对这个问题,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崔永元:政府是否可以考虑搞一个数据平台?将当地就业、住房、人口密度、是否宜居,以及物价等各种生活实用信息真实透明地公布在上面,不是说非要精确到什么地步,只要靠谱就行。

这样就可以让人们都有一个大致的概念,然后就会做出各自的选择我究竟该不该去?我相信,我们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有为自己做出客观选择的能力。政府做了类似服务,肯定可以避免许多本不该出现的盲目。

说“教育”:

要摒弃功利化价值取向

《广州日报》:报告中提到了教育问题。而近几年异地高考、高校自主招生等也屡屡成为社会热话题。您怎么看?

崔永元:当前中国教育应该继续回归素质教育,摒弃功利化的价值取向。孩子读书,不是单单为了参加高考,即便没上北大清华,也不能证明你不成功。

我认为问题的核心在于我们整个社会太功利了。现实的情况是,北大毕业的就比中专毕业的更容易找到好工作,而这又决定了你在社会上的价值和地位,以及别人对你的重视程度。

《广州日报》:这种现象可以得到改变吗?

崔永元:短时间内很难,但必须改变!德国的商品为什么会受到全世界的青睐?因为德国的一线工人中充满着大量技术人员,技术人员占全德工人总数的25%,这就是他们科技实力的重要来源。而技术人员愿意长时间停留在一线工作,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获得的酬劳只以他们所产生的价值为标准,不会受学历、学校等其他因素的影响。

如果我国也能做到这点,让中专生受到和北大生同等的尊重,我相信也不会再有这么多人宁愿挤破头、掉下水也非得拼命去挤高考那座“独木桥”了。

说知情权:

政府要提高公信力

《广州日报》:对于“环保部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公开全国土壤污染数据”,你怎么看?

崔永元:土壤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粮食安全问题,这是公众知情权的一部分。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大部分人包括我在内,是不具备看懂、解读这份数据的专业水平的,如果有关部门具备公信力的话,完全可以不公开,但需要给老百姓一个保证我国的粮食没有安全问题。

但实际情况却是……公信力的缺失,也使社会运行成本大幅增加,对谁其实都没好处。

文/图 本报特派记者贺涵甫、王鹤、刘蕤红、李颖

您可能对以下信息感兴趣:
今日新闻头条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如触犯规则,鞍山新闻网将举报并追究责任!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鞍山热门新闻

商讯

48小时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