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情感故事 >

老太无人售报多年称诚信值千金

2012-06-12  来 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编 辑:admin

今年73岁的欧婆婆卖报十多年了。 今年73岁的欧婆婆卖报十多年了。


 

市民在欧婆婆的报亭自觉投钱买报。 市民在欧婆婆的报亭自觉投钱买报。


 

婆婆最盼报亭能通电安装电动卷闸,不用自己再费力用手摇卷闸。 婆婆最盼报亭能通电安装电动卷闸,不用自己再费力用手摇卷闸。


  专家:婆婆的信任提高了街坊对自身的要求

  “诚”“信”互相促进是公民社会的最好体现

  文/ 记者 廖靖文

  图/ 记者 苏俊杰、曹景荣

  本报昨日对广州南岸路“无人售报”报亭的报道在市民中引起强烈反响。昨日上午,欧婆婆报亭上的《广州日报》上摊不到3小时就卖光,不少街坊专程前来为欧婆婆捧场。婆婆告诉记者,她经常得到街坊的帮助,她也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去帮助别人。

  专家认为,欧婆婆“无人售报”对他人的充分信任,无形中也提高了购报者对自身诚信的要求,于是大家都能自觉付钱,这是“诚”“信”产生的互相促进作用,而这正是广州逐步建设起来的公民社会的重要体现。

  婆婆心声

  “我相信大家都是很自觉的,大家都是讲个‘信’字,诚信值千金。我也知道有些人不给钱,我也不会骂,全凭良心啊,都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 

  实地探访

  街坊齐捧场

  60份《广州日报》三个钟卖光

  “今天的《广州日报》特别好卖,不到三个钟就卖光了。”昨日上午11时,记者来到南岸路欧婆婆的报亭,她开心地对记者说。同一时间,不断有市民前来购买《广州日报》,很快,发行员又补充了几十份上摊。

  “我家里订了报纸,看到报道专程再来买一份,支持欧婆婆,”家住荔港南湾的李先生说,欧婆婆的做法是诚信社会的一个典范,“正因为婆婆信得过他人,买报纸的人才更加要自觉付钱,不然心中有愧啊。”

  记者留意到,在南岸路上有好几家报刊亭,欧婆婆的报亭位置并不算好,但报纸的销路却不错。街坊林女士说,“婆婆好好人,老人家不容易,买报纸我都是帮衬她。”有一名年轻爸爸带着孩子来买儿童画册,婆婆还附送了一个价值1元钱的徽章,让小男孩十分高兴,“画册的利润大,我都会少赚一点送个小礼物让小孩开心一下。”婆婆告诉记者,“人家高兴,我也开心,不是只图赚钱。”

  中午时分,欧婆婆回家休息片刻,记者便在报亭附近观察行人购报的情况,20分钟里,先后有7名行人自觉在钱箱中投币。其中,杨先生投币的方式十分特别,他专门将1元钱的半截塞进钱箱,另半截却露在外面。记者于是上前询问为什么这样做。杨先生坦言,他担心自己投币的时候别人看不到,却看到他拿走报纸,“万一被人家议论就不好啦,为了避嫌,我每次投币都要露出半截纸币,我建议搞一个透明的钱箱更好。”

  记者随后将杨先生的忧虑告诉欧婆婆,婆婆哈哈一笑说,“根本不用担心,我相信大家都会自觉投币的,也不会怀疑任何人,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大家都是讲一个‘信’字。”

  婆婆其人

  吃尽苦头 一个人拉扯大六个孩子

  心怀感恩 坚信“人善人欺天不欺”

  在欧婆婆的报亭里,摆放着多张她和儿孙们的照片。笑容的背后,一家人曾历尽坎坷。“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却会讲一口湖北话,”欧婆婆向记者娓娓道来,50多年前,欧婆婆在当时的广州输变电站工地上做散工,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一名湖北籍的电力工人。

  “能养活六个孩子

  我很感谢老天爷”

  1958年,婆婆的大儿子在广州诞生,一家团聚的生活仅仅持续了三年。因为当时的政策,婆婆作为职工家属要下放回乡生产,她便带着儿子到了丈夫的家乡从事农耕。“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下地种菜、上山砍柴全部包办,连孩子出生都是我自己接生的,用烤过火的烂布做襁褓,什么苦都吃过。”欧婆婆指着自己被压弯的驼背说,这就是那些年太辛苦留下的病根。

  1964年,下放回乡的家属期满回城,本以为能回到广州,可是丈夫却告诉她,最关键的那份证明丢失了,她和孩子只能继续留在乡下。

  这一待就是23年,欧婆婆在湖北乡下先后生下了5个子女,丈夫给的家用极少,全靠她干农活才养大6个孩子。1984年,大儿子到广州顶替父亲的岗位,欧婆婆和年幼的孩子才有机会把户口迁回广州,二儿子和三儿子留在了湖北乡下,至今两地分隔。

  回到广州后,欧婆婆更加卖力地赚钱。当时她一个人做两份工,白天在医院做清洁工,傍晚就到自行车保管站值夜班。“孩子多,没有别的办法。”所幸孩子们都十分懂事,家里做饭和家务都是孩子们来操持,不用她太费心。

  欧婆婆先后做过医院、学校的清洁工,酒楼的洗碗工,车场保管员等工作,一直到60岁,最年幼的女儿也参加工作,她才正式结束打工生涯。婆婆指着挂在报亭上的《难忘母爱》读物对记者说,“母亲真的是很伟大,我能养活六个孩子,而且个个都身体健康,我很感谢老天爷,正所谓‘人善人欺天不欺’。”

  卖报屡遇热心人

  便民椅回馈街坊

  “我是60岁那年开始卖报纸的,最早卖的就是《广州日报》”,欧婆婆一边说一边拿出自己塑封珍藏的《<广州日报>零售许可证》。当时,她赋闲在家,却发现劳碌了一辈子,一闲下来就堵得慌,于是就想到了摆摊卖报纸,既能赚点养老金,也能找点寄托。于是,她就物色到西场立交桥底下的一个位置,用木箱摆起报摊。

  “开始时也不顺利,是一位城管的同志帮了我。”欧婆婆十分感谢这位名叫梁荣昌的城管负责人,“他知道我没有单位,没有退休金,就向街道申请免去我摆摊的费用,后来还替我申请到现在这个报刊亭,实在很感谢他。”

  “派出所的李SIR、傅SIR平时也很关照我,傅SIR经常路过都帮我撑起太阳伞遮阴。”让欧婆婆记挂着的还有广州日报广雅站发行员蔡国立,“小蔡非常热心,经常帮我开摊,我去年收到的假钱都是他替我发现的。”欧婆婆说,去年有一天,连续有8个人都持10元来买一元的报纸,她当时并没有发现不妥。中午点算时,刚好蔡国立在场,发现那8张10元都是同一字母编号的假币,还替婆婆报了警。

  受人相助的欧婆婆也总是想办法帮助其他街坊,婆婆报亭里总是多放两把椅子备用,方便走累了的街坊也能坐下来歇歇脚。记者采访时,先后有两名路过的街坊都在报亭边上坐下来,跟欧婆婆拉起家常,话题既有当天的新闻又有市场的菜价,“一来街坊可以喘口气,二来又可以陪我聊聊天,这样多好。”街坊们对婆婆的做法也是称赞有加,路过都要跟她问声好打个招呼。

  “这里是我的寄托,不舍得放弃”

  欧婆婆每天的生活十分规律,早上6时多起床一次做好早餐和午餐,一般都是煲粥,在家里吃过早餐,就把午餐装进饭盒里带到报亭上,8时前准时开摊。除了上厕所和中午休息片刻,其余时间婆婆都在报亭中度过,风雨不改。街坊们告诉记者,欧婆婆的子女和女婿都曾力劝她不要继续经营,前两年婆婆病倒住院,报亭转租给他人经营了一段时间,后来婆婆发现那人经营私彩的小报,就重新由自己来经营,“不能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这里是我的寄托,我不舍得放弃的,”欧婆婆告诉记者,现在子女们都清楚她的心思,不再强求她放弃。婆婆多次向记者提出,希望能解决报亭通电的问题,“通了电就能安装电动卷闸,不用麻烦别人,也能用上风扇,不会那么闷热。”

  昨日,记者向广州报刊亭有限公司反映了婆婆的诉求,该公司负责人表示,相当部分的报亭由于路段的管线原因未能通电,目前已经着手调查南岸路该报亭的具体情况,今天将给欧婆婆一个明确的答复,尽力解决报亭通电问题。

  对话

  婆婆:“有人不给钱我也不会骂”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无人售报?

  欧婆婆:很多年前就开始这样做,最开始时是没有箱子的,我时不时走开上厕所,有些熟悉的街坊会把钱压在镇纸上,有些随便放就被风吹走了。后来我觉得既然方便大家买报,不如搞个钱箱。女儿帮我打印了告示,女婿帮我做了箱子,从摆摊时开始用一直用到后来进了报亭。

  记者:有没有遇到不付钱的人?

  欧婆婆:很少,我相信大家都是很自觉的,大家都是讲个“信”字,诚信值千金。我也知道有些人不给钱,我也不会骂,全凭良心啊,都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 

  记者:我看到你找钱时都会反复叮嘱顾客点算清楚。 

  欧婆婆:是啊,我年纪大眼也花,如果给少了钱,就过意不去。不过通常街坊都是说“不用啦,信得过你”。

  记者:天冷天热时守在报亭很难受,为什么不回家享享福? 

  欧婆婆:辛苦了一辈子闲不住,一闲下来浑身难受,卖报纸就是我的寄托,同街坊“倾下计”很开心,还能避免老年痴呆。现在有了报亭,不怕日晒雨淋,天冷也还好,就是怕天气热,又热又闷很容易感冒。

  婆婆儿子:“反对她卖报也没用”

  王先生是欧婆婆的小儿子,在荔湾区一间中学担任教师,对于妈妈“出名”了,他呵呵一笑,半开玩笑半责备地说,“你们的报道更加坚定了她继续卖报纸的决心,恐怕我们以后再怎么做思想工作都没有用了”。 

  记者:听婆婆说,你们兄弟姐妹并不赞成她卖报纸? 

  王先生:是的,我们都不赞成,妈妈总是说一个人在家很无聊,会得老年痴呆症,她也没有别的爱好,不喜欢上公园,唯一寄托就是卖报纸。近几年,她的身体并不好,在我们的强烈劝说下,有段时间她把报亭暂时转租出去,没想到留在家里真的病倒了。她于是理直气壮要求继续卖报纸,我们也不好再强求了。眼看着今年的酷暑要来了,本来我们都动员她7月份开始暂时不要卖报,她没有答应,但有点动摇。呵呵,你们一报道,妈妈发现原来自己的做法能感染其他人,觉得自己还有价值,这下她就坚定了继续卖报纸的决心,恐怕我们以后再怎么做思想工作都没有用了。 

  记者:在你眼里,妈妈是怎样的一个人? 

  王先生:妈妈对我们更多的是“身教”,她没有多少文化,说不出什么道理。在我眼中,她是一个十分善良、诚实、勤快的人,性格很温和,想事情比较简单。我从来没见过她与别人红脸,可以说是与人为善的那种人,但是很坚强,也很诚实,自食其力吃了许多苦养大我们六个孩子,她用行动来教会我们勤勉诚信,我们兄弟姐妹都继承了她身上的优点。 

  记者:你们怎么看待婆婆设立的“无人售报”箱?

  王先生:我觉得对妈妈来说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我们一点不惊讶,她提出想法以后,我妹妹、妹夫马上帮她弄好了箱子。正如她所说的,大家都是讲一个“信”字,她信得过别人,也相信别人会自觉付钱。说实在的,卖报能赚几个钱,哪怕偶然碰上不给钱的人,也就是一两次,我不相信他会每次都心安理得不付钱。我觉得《广州日报》报道是一件好事,能够让更多的人相信诚信的存在,希望呼唤更多的人能够这样做。 

  专家解读

  “诚”“信”互促 打造公民社会

  广州市人大代表、市社科院哲学文化研究所所长、哲学博士曾德雄认为,欧婆婆“无人售报”对他人的充分信任,无形中也提高了购报者对自己的要求,于是大家都能自觉付钱,“诚”“信”互相促进,是广州逐步建设起来的公民社会的最好体现。不久前发布的广东精神中,就有“诚于信”这一点,充分体现了新时代广东、广州的特色。

  他说,近些年一些不公平不正义的事情消减着大家的道德感,让一些人想做好人时失去动力和动机。广州长期以来形成的商业传统,使公民社会发展更趋成熟,公民文化更发达,公共生活的空间更宽广,彼此之间有着良好的诚信和契约精神,大家形成了一种共识,即如果互相欺骗是不可能有公共生活空间存在的。“经常会听到外地学者的评价,广州是全国最典型的公民社会,这是广州最大的隐形财富,能够不断开创全国风气之先的根源。”曾德雄说,在发达的公民社会中,不仅诚信的水平比较高,社会成员对诚信也有更高的要求,这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他建议,对诚信互助的好人好事,政府应给予鼓励或表彰;学术界应对公民文化的内涵加以提炼;媒体应大力宣扬,共同努力营造公民社会。

  本报热评

  “一元钱诚信”张扬无价广东精神

  本报评论员 练洪洋 

  在广州南岸路有一个报刊亭,经常无人看管,档主为方便街坊购报,特设木箱让顾客自觉投币。难得的是,多年来顾客都十分自觉,极少发生不投币的情况。

  一元钱的报纸,事小;一元钱的诚信,体大。这一小小的诚信佳话,是一道洋溢着古典意蕴的人文风景,闪耀着温润人心的道德光辉,张扬着“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的新时期“广东精神”。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诚信是公民的一张“金质名片”,是人立于世不可或缺的优良品格;“信,国之宝也”,人无信不立,社会亦然。一个美好的社会,必然是一个诚信的社会。“内诚于心”方能“外信于人”,无人看管报亭的主人,予诚予信,坦坦荡荡;自觉投币的广州街坊,以诚换诚,以信获信。

  谁说人心不古,诚信无存?广州南岸路这家小小报刊亭就是一块诚信试金石,擦拭出广州人的诚信含金量。2010年,北京一家邮政公司在国内几所大城市进行市民诚信度测试活动,结果显示,广州人的诚信度位居前列。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或许,南岸路无人看管报刊亭只是诚信的“小善”,但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如果每一位市民都能从我做起,从“小善”做起,集腋成裘,聚沙成塔,一个公众言而有信、企业重诚守诺、政府取信于民、社会相互信任的“诚信广州”、“诚信广东”庶几无忧。只有“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才有正确的方向,“幸福广州”、“幸福广东”才有可靠的保障。

  反身而诚,乐莫大焉。“一元钱的诚信”向全社会传递诚信的正能量,引导公众向善,值得褒扬。  

  记者手记

  点滴真情成就身边好人

  连续两日对欧婆婆的采访,令记者越发体会到广州这座城市的温情。欧婆婆对他人的充分信任,也赢得了他人以诚信作为回报。正如她所说的,“大家都是讲一个‘信’字”。

  欧婆婆的生活曾历尽艰辛,也遭人欺骗,1991年,她不幸被骗去2000元,令她大病一场,生活陷入困境。但是她并没有因此就对他人设起防线,而是相信“人善人欺天不欺”。

  “人在做,天在看”是婆婆常说的一句话,她还说:“我能养活六个孩子,个个都身体健康,很感谢老天爷。”这些朴素的话,饱含着一个普通人的感恩,同时,真诚对人的婆婆也收获了他人的信任和关爱。这种关爱虽然细微,却令人动容。其实,如果不是媒体的报道,连婆婆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任何了不起,但她的信任和真诚却实实在在促进了街坊对自身诚信的严格要求。这种促进,形成了良性的互动,这种互动,成就了我们身边的好人。

您可能对以下信息感兴趣:
今日新闻头条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如触犯规则,鞍山新闻网将举报并追究责任!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鞍山热门新闻

商讯

48小时热门新闻